吴景钦/【日本毒咖哩案】再审能靠科学鑑定翻案吗

吴景钦/【日本毒咖哩案】再审能靠科学鑑定翻案吗-楼兰古尸
编辑:越南乳瓜                  2020年04月09日 12:46:55

吴景钦/【日本毒咖哩案】再审能靠科学鑑定翻案吗

由于被告于过往曾有诈领保险金之情事,因此就被认定有杀人的动机,再基于上述证据,法院认为已超越一般人的合理怀疑,致判决有罪无疑。

吴景钦/【日本毒咖哩案】再审能靠科学鑑定翻案吗

在2020年3月24日,日本大坂高等法院裁定驳回二十多年前发生的和歌山毒咖哩案的再审声请。此案发生时引起日本社会震荡,媒体甚至还以「最毒妇人」来形容被告。只是此案既无动机,关于证据,要非有严重瑕疵,即是可信度不高,却在有罪推定的气氛下被判死刑确定。就算于现今,欲借由新的科学技术来翻案,实也是难上加难。

而此案在2009年判决确定后,被告律师即声请再审,并随着毒物鑑定技术的进步,不断提出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惜于现今,仍被大坂高等法院裁定驳回,虽然被告仍可以此裁判有违宪法,向日本最高法院为特别抗告,但成功的机会实也不高。只能说,即便科学已经进步,但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偏见却未必能消除,致凸显再审成功的关键,恐非科学鑑定,而是时间。

好文推荐●吴景钦,真理大学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法税改革联盟发起人及超征还财于民公投提案领衔人。以上言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再来,针对毛发中检测出亚砷酸含量,似乎也是一个极为关键的证据。但如此的前提却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在正常情况下,一般人的毛发中不可能被检出有此等物质。只是此种前提事实并非适用于所有社会,尤其就日本人来说,由于饮食习惯偏向于海产,故于体内留有亚砷酸物质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国家。换言之,若对此社区的人进行毛发检测,其结果与被告相同者恐也有不少人。

至于所谓目击者的证词则更具疑问。所谓目击证词不仅对于被告当日所穿衣服的样式与颜色有误,且能否清楚看到下毒的动作则更有疑问。更诡异的是,此目击证词仅出现于警询笔录,却未现身于法庭接受交互诘问,实应属于传闻证据,应被排除于法庭之外。只是在媒体已强力报导下,不论有无被排除,早已存在于民众心中。

虽然检方先起诉林姓夫妻两人的诈欺与杀人未遂罪,但似乎是为方便毒咖哩案的调查所为的诉追,检方的重点仍是咖哩毒杀案。而这种以他案为由来进行逮捕、羁押,甚至起诉,实属典型的人质司法,向来为人所诟病。尤其在此毒咖哩事件里,这些诈领保险金的他案未有坚强的证据,却着实强化了被告就是罪大恶极的凶手之印象,实已形成未审先判的有罪气氛。

被告家中找到亚砷酸之类的剧毒性物质,似乎是相当重要的证据。惟必须注意的是,此种毒性物质看似难以取得,实则未必,就像常见的老鼠药便存有此种剧毒。尤其是案发当地普遍种植农作物,故此种毒性物质的存在,实不能说少见。这也代表着,若警察搜索此社区的其他家庭,应该也可找到相同的剧毒物质。

关于此案的争点,自然是在咖哩料理中有无被加入毒物,即于被害者体内所残留的亚砷酸(砒霜)。检方所提的三个证据如下:1.在被告家中找到亚砷酸;2.关于咖哩的煮食由被告负责,自无他人渗入的可能性;3.被告的毛发存有高浓度的砒霜,推定是被告渗入咖哩时意外附着。

▲二十多年前的和歌山毒咖哩案近日被日本大坂高等法院裁定驳回再审声请。此案既无动机,至于证据则有严重瑕疵,却在有罪推定下被判死。(图/视觉中国)

▲司法,法律,违法,犯法,法庭。(图/视觉中国)

1998年,日本和歌山市的某住宅区举办祭典,所有餐点由住宅自治会的干部来负责,其中一道咖哩料理造成4人死亡、63人重伤的惨剧。警察将侦查对象指向一对林姓夫妻,先以他案理由为逮捕与羁押,并已诈领保险金与杀人未遂罪先起诉夫妇,至于针对毒咖哩案则以杀人既遂罪起诉妻子。最终夫被判处徒刑,妻则于2009年判死确定。

渡劫失败|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我国最早的字典|封门村灵异事件|宇宙中最大的黑洞|世界十大水怪|封门村灵异事件|安禄山与杨贵妃|十大将军排名|清朝第一位皇帝|渡劫失败|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